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夜來一笑寒燈下,功夫深處獨心知。

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卻愁說到無言處,不信人間有古今。

 
 
 

日志

 
 

柏格理与石门坎基督教文化  

2011-06-11 20:42: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门坎位于黔西北和滇东北接合部,贵州威宁县西北角,与云南昭通毗邻,距威宁县城一百二十公里,离昭通三十七公里,算是云贵间一大孔道。旧时人扶背负,牛马装驮,经岁络绎于途,该处地位不大,住民纯系一种花苗,俗称大花苗,这地方原是个荒地僻壤,过去很少为当局所注意,但在二十世纪基督教传播和苗夷文化发展的过程中,实系手屈一指,有人统计,这里出过两个博士,培养出中共厅级以上干部20名。
  
  石门坎海拔约2600米,冬季冰凌蔽天,雪厚尺许,山高雾浓,终日不散,系黔西北高寒山区,四山合围,万壑千仞,嵬嵬险峻,因西侧溪沟与大道交口处有一段隘路,行人往来不便,教会雇请石工凿开岩壁加宽路基,砌石阶而上,隘口设有棚门而得石门坎名。 
   
  石门坎有一陵墓,墓碑铭文用中、英、苗三种文字。碑为五层,由底座、正碑、顶额和十字架构成,排面为正碑和左右耳碑,正碑和耳碑间嵌立方型石柱,正碑高3.7米,宽2.9米,正碑中文书姓氏、生卒和立碑时间;左右耳碑分别为苗文和英文墓志。两柱内侧分别为中文《柏先生墓志》。
  
  这位柏先生就是被誉为苗族救星的柏格理。
  
    柏格理墓碑的两耳及方柱上有三幅对联:
  
  牧师诚为中邦好友;博士真是上帝忠臣。
  
  漫云松柏埋幽径;共仰明星上表台。
  
  泽被人间花世界;道通天路老家乡。
  
  墓额为“返故乡”,“人杰地灵”。
  
  柏格理,英格兰人,“少懔家箴其承天命”。经其主动申请,他作为基督教英国卫斯理宗循道公会联合传教团的“差遣员”于一八八七年东渡中国,立志“引导一个民族的皈依”,一月二十六日,柏格理抵达上海,易装赴安庆,读汉文半年,然乘轮至宜宾,逆江而上,在三峡遇险,幸得救生船搭救返回宜昌,改乘小船至宜宾,徒步行径抵达昭通,起初他选择的这个民族是彝族,一八八七年冬至一九O三年的十五年间他作为第一个踏上凉山土地的西方人,布道于乌蒙山地区冒着极大的生命危险,在这个当时尚处于奴隶制和封建制交错的社会中传播基督教学土话,他以惊人的毅力和勇气,友善的态度和超人的机智,躲过了数次汉族官吏和彝族土目勾结的谋杀,并获得了一些凉山彝族上层人的信任,但是他的宣教宣传还没有说服很多的人皈依,到一九OO年仅有30余名教徒,迄至一九O三年汉族、彝族教徒亦不超过100人。
  
  一八八八年初,柏格理始于昭通传教,并劝当地人戒鸦片,布道中深觉操云南土话不到家,收效迟缓,便动了上昆明学地方话的念头,7月,他到了昆明,因学土话常涉淤泥浊水,被蚊虫伤后患症疾,未痊愈返昭通复患,1890年赴昆治疗调养,并协助那里的教会工作,结识了英藉韩孝帧女士,两人一见钟情,1993年在重庆英领事馆注册结婚。1994年,柏格理接管昭通教会,除布道外,还兴办妇女读圣经班和女子读书班夜校,时逢华境维新变法,柏格理将夜校改成中西学堂,开授中国文学、地理、算术、卫生等,其妻兼任教学外,于堂设免费的就诊治疗,此时教会会员十余人,不久风波四起,1896年5月1日,西国军人琼斯中尉来中国筹建铁路,路经昭通宿于传教所,一行中炊事员为黑人,故昭传谣,此人会食娃娃,这祸根是柏引来的,便激起昭通群众的公愤,导致有人蓄意杀柏。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晚上,凶手藏于柏召开会议的墙角,会散后,柏和王教师摸黑去闩门,凶手窜出猛杀过去,结果伤了王教师,1897年,昭通知识分子李国均、李国镇兄弟来教堂求医,与柏交往后,受感化信教,由于李国均兄弟在昭族众亲广,使信教人逐起,学生增加,柏聘李国均为中西学堂中文主任教员。即此友英会学堂成立,各州县进校求学渐多,除汉族子女外,还有炎山龙涌泉彝族之子就读,韩孝侦就此倡导解放天足(解小脚)成立了天足会,这时柏已觉昭通教所设于行人川流不息,各种噪音喧嚣之地,对教牧休养不利,于是便在城北三十华里处购地一块,建了一幢走廊木房,以供疲劳教士养精蓄力,不久风波又起,距此约三华里有一龙洞不时发生水患,便谣传,因柏进洞取了宝物触怒了龙王所致,为了避谣,柏身临其境认真查证,实为洞中岩头风化堕落增大出口量。一九零二年会泽、昭通两校合并,取名宣道中学,柏格理深知人才的重要性,尤其是家教人才,柏说:“教育是基础,有教育才有人才,教会才能发展”。因此,一九零三年,柏便购一地扩大学校的修建,总会派教员分别加强男女两校工作。这时来昭通教会学校就读的汉、彝、苗、回学生不断增多,近十五年来,但入教人员仅发展了三十余名,柏深感布道收效进展甚慢,他考虑到了深入凉山彝区传教,以引导这个当时处于图腾崇拜的民族皈依。
  
  一九零三年冬,柏格里受凉山人的要求,随炎山龙涌泉、龙绍舟(龙云)等从昭通出发,计划到凉山彝区去办学,设医院和教堂,夜宿在龙绍舟家,此时江内有一田姓汉族官吏唆使凉山与龙绍舟有矛盾的尼氏族首领雷哈,令其趁柏渡江时将柏谋害。三天后,柏一行十七人由龙家出发过江夜宿一汉族家里,次日清早刚要出发,雷哈赶来交谈中,雷哈受柏格理的善意和举止影响,遏制了心中的杀机,柏得以脱身赶路,晚上来到一同行之叔父家住宿,次日继续赶路,到了哈氏族首领阿普处,田便派一暗探赶来献给阿普一罐米酒,借以跟踪柏,柏在阿普家住了三天,了解到这里的氏族血债仇深,矛盾复杂,第三天,柏格理离开古台地区,到了雷哈居住的村子。次日,柏离开雷哈不久,便有一骑队飞奔追来报信,言及江边,有两个敌对氏族应田之密策,计划在江边偷袭柏等。柏未多虑,继续前进到了阿普一女儿家住的寨子,在此逗留三天,继续了解凉山彝区的情况,在此期间,原先受田挑拨想谋害柏的尼氏族对柏更加了解,反而派人护卫柏等回到江北岸,到了江边,受田指使暗藏于江边的那伙人,见柏在江边玩石,柏扔、接石功夫过硬,又有不少人陪同,不敢冒进,柏趁机乘船渡过了江岸,结束了近一月的彝区之行,回到了昭通。
  
  正当此时,有英籍传教者党居仁牧师,入黔西、安顺一带传教,先是汉族受洗归与,继因有苗民深入高山狩猎,在安顺场受人欺侮,时适党牧师路过,出面帮助解决,是时,苗民数猎者,疲倦不能行,党牧师邀其入户休息,彼苗民者初视党牧师为异状奇人,有畏惧之感,党牧师乃取经而出,温和宣授基督教理,因而苗民受感化,有苗民四人者遂被提入安顺县教会就学,此后党牧师亦知黔西威宁一带,苗民尚多,使感力量有所不逮,暂绝前进,乃命威宁一带受洗归化的苗民改往昭通受道,苗民受此惠言。男女日中络绎不绝,于石门坎至昭通,途者千千,后因往返困难,柏牧师乃离昭入威宁苗民境,寻找修礼拜堂的地点,最后找到了石门坎,修了教堂,创办学校聘汉族教师授《四书》、《五经》。  
  
  柏格理到来之时,该地住着三百余户人家,分散成数十个村寨,基本为当地彝族土目的佃户或农奴。间有个别汉,布依,蔡等民族与苗杂处。
  
  苗族同胞自宋代迁来黔西北地区,祖祖辈辈在这穷山恶水的艰苦环境中刀耕火种,繁衍生息,深受历代专制统治者的残酷鱼肉和压榨,自古来没有一个知书识字的人,正如苗族同胞在他们自己立在石门坎学校的《溯源碑》中写道:“我们好象未开化的人一样,没有土地,……别人看不起,尽笑话我们……”
  
  根据苗族诗歌故事的历史传说:苗人原来仍有文字,蚩尤与轩辕于涿鹿冲突之役,苗人崩溃后,被逐南迁,当迫渡江河时,舟船均赶造不及所携书籍恐防渡江时被水湿透,欲免此患,惟有渡江时书本置于头顶,众如是行之,乃至长江时,争先抢渡欲以保馀生,不幸渡至江中水势凶猛,人均淹没过多,书籍什九已失,至无法保存,继后始有人设法将其字的样式刺绣于衣服上以资纪念,故今苗人花衣花裙中之花纹,仍存有历史遗迹之意味。”
  
  柏格理的到来,和杨雅各等人起,为苗民创立了文字学校,他把《圣经》译为苗文,便于苗民理解。
  
  一九O五年柏格理说服大官寨彝族土目安荣捐地10英亩,在石门坎兴建学校、教堂,招收苗族子弟,初仅设初小班,逐步发展扩大,至一九一二年,已成高级、初级男女两部,系完全小学,取名光华小学,后又建了宿舍、礼堂、游泳池、足球运动场,之后又在石门坎周边创建分校,一九一五年,石门坎本部已有学生近四百人,一九四一年,石门坎开始筹办中学,一九四三年名为西南边疆中学,学校经费均由“基督教循道公会西南教区”负担,此外,学生每人每期交五至七升苞谷的学费,作为教师和膳夫的部分补贴以及学生晚自习的灯油费,家境困难的教徒,也可减免。
  
  石门坎教会苗民学校在柏格理十余年辛苦开拓经营及后继者的努力下,培养了不少苗族知识分子,据不完全统计。有华西大学、云南大学、中央大学、蒙藏学校等大专院校毕业生共约三十余人,中学、中专毕业二百人,小学毕业数千人,在一个自古来从没有一个人知书识字的少数民族地区,能培养出这样多的苗族知识分子,不能不说是教育史上的奇迹,由此石门坎赢得了“西南苗族最高文化区”,“海外天国”、“苗族文化复兴圣地”的称号,当时,只要写上“中国石门坎”就可以在海内外收发信件。
  
  但是柏格理远涉重洋,来到中国深入边疆苗区,布道办学,决非易事,可说历尽艰辛。一八八七年,柏格理,一到中国,他吸取先前一些教士失败的教训,即在上海,安庆(今安徽怀宁)等地学汉语语文,易洋服,一付中国人的打扮,及到威宁石门坎,他又穿上粗麻布的苗服和草鞋和苗族同胞同吃同住,丝毫不嫌苗胞生活的艰苦和环境的简陋,生活全盘“苗化”,苗区闭塞,会汉话者很少,为消除语言障碍,他拜杨雅各为师,学习苗话,白天黑夜形影不离,很快“精通苗家语言”,他常用西洋简单的日用品,施舍给苗族妇女和儿童,同时辅以先“慈善”事业,如免费看病发药,很快便和苗胞在生活上,感情上得到融洽,得到苗胞的好感,为立根苗区打下了基础。
  
  政治上,柏格理在一定程度上给苗族同胞撑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威宁石门坎地区的苗族完全处于政治上无权,经济极度贫穷的地位,残酷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交织着民族歧视,笼罩在每一个苗族同胞的头上,柏格理为进一步取得苗族同胞的信任,他针对这一社会现实,从当时的实际出发,在一定程度上采取暂时缓和阶级民族压迫和歧视的具体做法,他以洋人和教会的势力,一方面大力宣传教会,保障教友不受歧视和欺压;另一方面,凡遇彝族土目和封建团绅欺压鱼肉苗族同胞时,他挺身而出,进行抗争和保护,或写信或亲到官府迫胁官府出面制止各地土目、团绅的暴行。这样柏格理更是深得苗胞的信任和崇敬,苗胞也都愿意把子弟送入学校读书,学生人数大大增加,由于柏格理在苗区伸张正义,支持苗胞,传教办学,必然要引起一些封建土目,封建蒙昧主义者和反教者的仇视,大官寨土目就派人夜间烧毁了柏格理的住宅,财物损失殆尽,柏格理还几遭毒打,一九O八年柏格理在云南永善县大坪子兴建石门坎分校,惨遭彝族反教者苏黑保绑架,毒打几乎丧命。
  
  柏被苏毒打后,致残染上一身痨疾,一九O七年冬回英治疗,在英治疗期间,他将石门坎的情况向总会汇报,给各教会、各机关作报告,并在报上发表苗族社会地位低下,经济困难的情况,激起各界对苗族的关心、同情和支持,煤油大王罗克芳乐捐数万金磅给柏修建石门坎高等校舍,可柏坚决拒绝,他说:“这是残酷剥削来的赃款,我决不要这易来之财。”不久就有人应他的征募,陆续接济两千余金磅,一九一O年柏格理返回石门坎,着手解决教学设备,兴办实验纺织,保送苗族学生赴外省培养布道人才,开办师资培训班,一九一O年,永善大坪子教堂、学校遭红灯教李金山焚毁,对传教员韩约进行绑架,声称要把韩约杀了祭旗。柏闻迅后率钟焕然等速赶到现场慰问。柏及时召开教职人员和机事会议,重新拟定修建大坪子礼拜堂和学校计划。为了在苗区普及教育,他决定凡设堂区的地方,必须设附属小学,每个联区小学改为中心小学。一九一一年石门坎学校扩建一新。
  
  一九一五年,石门坎流行“伤寒”(旧时称热烧病),这是当地十分可怕的一种传染病,感染者十有八九身亡,当时教会学校许多学生染病,群众包括一些家长亲友都因害怕而外逃躲避,柏格理却坚守救护,并因此不幸感染,不久后不治而逝。出殡这天,苗、彝、汉各族送殡者达数千人,并无一人不为之失声痛哭,死后柏格理埋葬在石门坎学校和教会所在地的后山上。一九一六年苗民同胞捐资为他修建坟墓,并立“溯源碑”于教学楼前,以表达敬意和铭刻耶稣圣徒形象让世人永怀。
  
  “溯源碑”载曰:“天荒未破,畴咨冒剌披荆。古径云封,遑恤残山剩水。访桃源于世外,四千年莫与问津;探之圃于莽中,五百劫始为说法,则亦无有乎尔,然而岂渭是哉!原夫野地花丛,难邀赏鉴;尔乃葛天苗裔,谁肯携持?回徒本墨守宗风,孔教且素持外攘,禅宗既穷超生之路,道派更绝换骨之丹。惟莠骄骄,概草田之无佃;恒溪勃勃,惜茅塞其谁开?幸耶和华,尔撒母耳;还未旧雨,沾从秦汉衣冠;俾彼明星,映到羲皇人物。花既溷而复起,苗则槁而复兴。始亚当兴惠黔黎,初开草昧;更百木能支大厦,独辟石门。愿他野橄榄枝,接我真葡萄树。十年灌溉,偕良友创字译经;两度梯航,与细君分班授课;故叫万花齐放,遂使良苗一新。叱石成羊,真亚伯提罕之孙子;攀门附骥,衍马丁路德之薪传。天父恩何等昭彰,圣神力不可思议。四起栋宇,非斗霏而夸多,别具炉锤,愿超风入化。时闻山鸣谷应,牧樵赓赞美之歌,伫见户涌家弦,子妇解颂扬之谱文章机杼,持操实业经纶,道德森林,绕有民生主义。盖琅环福地,化鴃舌为莺声,是风雨名山,由人间而天上。彝族引领,汉类皈依。忙当年披星戴月,看此日飞云卷雨,喜值岩星满岩,敬勒青珉;伏望渔人得鱼,共矢丹悃,特修纪念,赞以粹言。赞曰:灵宫活石,至道法门,畏绊脚石,宁生命门。屋角首石,天上城门。裂开泉石,牖启心门。是遮身石,是出死门,是匠弃石,是羊入门。奠基盘石,奏启金门。点顽石,进步窄门。
  
  中华基督教宣道使者李国钧约翰敬撰
  民国县知事留法政员陈宗华菊圃敬书
  大中华民国三年八月石门坎联区全体学生敬立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